• OWL HOSTEL

環保吸管的候選人:蒲草與它的產地

​撰文|廖如萱

「珍奶王國」、「手搖飲王國」等稱號,揭示了飲料在台灣生活中的普及性。吸管啵一聲的戳破手搖飲的杯口封膜,深深沒入飲料中,成為一種連結現實與美好世界的橋樑,讓飲料的甜沖淡現實的苦。不容忽視的是,個人透過飲料得到的小確幸也在同時轉換成對環境的負擔。2019年7月1日起,環保署「一次用塑膠吸管限制使用對象及實施方式」正式上路,政策上路前後對於生物可分解的飲料杯及吸管的議題被熱烈討論。其中,有一個被熱烈討論的環保吸管候選人,便是蒲草吸管。


從貓頭鷹旅店出發,沿著豐年街、經過土地公廟,往南邊湖方向步行(沿途皆有指示牌),約8分鐘的路程,便會在木棧道上遇見夏夜的煙火——穗花棋盤腳。這天,我們在早上造訪,見到了在樹上等待夜間綻放的樣貌,並在地板上見到一夜燦爛後落下的花朵。只有一夜綻放時間的穗花棋盤腳是瀕臨絕種的稀有植物,旅人造訪時可以盡情觀賞,但請不要摘採哦!


在樹上等待夜間綻放的穗花棋盤腳(攝影:廖如萱)


一夜燦爛後落下的穗花棋盤腳(攝影:廖如萱)


池塘旁有白鹿佇立及雞群恣意散步(攝影:廖如萱)



在穗花棋盤腳的左側,我們遇見一個有白鹿佇立、雞群恣意散步的可愛小池塘。小池塘的生態豐富,我們曾在這邊遇到自己帶著雨傘出門的盤古蟾蜍、叫聲如狗吠的貢德式赤蛙、腹斑蛙等蛙類,也見過不少螢火蟲。在這個池塘裡,有大安水蓑衣、狐尾草、睡蓮、野薑花,還有我們今天的主角——蒲草!!!


生態豐富的池塘(攝影:廖如萱)

蒲草以自己的習性好好地生長著(攝影:廖如萱)



如萱兩次來此摘採蒲草,想實驗用蒲草自製環保吸管的可行性。第一次摘回的蒲草未裁切,整根蒲草拿到頂樓曝曬,結果太陽公公的熱力太強,蒲草很快就由綠轉黃再轉乾枯,雖然曬起來的顏色蠻美的,但摸起來的質地感覺脆弱、不堪使用,於是這幾根曬乾的蒲草就被餵進垃圾桶裡。



被太陽公公曬過頭的蒲草(攝影:廖如萱)



第二次摘採的時候,我們直接將蒲草在池塘邊進行裁切,並用木盤裝回來旅店洗淨後晾乾,接著用電扇吹了一個禮拜的風。蒲草的顏色由綠轉黃,不至於像第一次太陽曝曬那樣轉為乾枯,且有淡淡的草香。若正常的使用狀態下,每根蒲草應該不大會有折斷的問題,草身捏起來相當柔軟,切口則成不規則扁平狀。


第二次試驗時,直接在池塘邊就將蒲草做裁切(攝影:廖如萱)


一週吹風陰乾後的蒲草狀態(攝影:廖如萱)



經過我們兩次試驗,蒲草若要製成吸管被人們所使用,仍需要專業技術介入,在沒有設備的情況下透過曝曬或陰乾的方式自製,皆無法達到「可使用吸管」的標準。下次來旅店的時候,旅人們不妨循著我們上面提供的路徑,散步到池塘邊觀賞野生蒲草的生命力。至於,對蒲草吸管有興趣的朋友們,還是直接跟專業廠家購買吧!


蒲草吸管的相關資訊,可參考:

紙吸管不好用 越南發明天然植物吸管,減塑又能吃

蒲草吸管——台灣蒲草田復耕計畫

台灣作為珍奶王國的進階延伸文章,可參考:

「珍奶王國」前傳:泡沫紅茶如何開啟了臺灣手搖飲料的歷史?

在美國,珍奶就是我們的身分證──你不知道的美國珍珠奶茶瘋

28 次瀏覽0 則留言